【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北京刑事律师 | 刑事辩护律师 | 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法律咨询:

15601113733

多人虚假出资设立公司后,以“消费积分奖励”非法集资8千余万,构成集资诈骗罪的案例详析

来源:北京刑事律师网作者:北京刑事律师网时间:2019-01-03

2015年9月,被告人秦某采取虚假出资登记注册的方式,成立了以企业营销策划和商品购销信息咨询为营业范围的某公司,秦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成立后,秦某在某省人池某、贾某等人的帮助下,采用散发宣传材料等方法对外大肆宣传“消费积分奖励”模式,即该公司作为购销中介服务机构,一方面与加盟商家签约,约定该公司会员到加盟商家消费,加盟商家应按消费额的一定比例向某公司返还佣金,另一方面以消费返利吸引广大消费者成为该公司会员,鼓励会员到公司的加盟商家消费。某公司根据会员积分情况,将收取加盟商家佣金的40%以奖励的方式返还给消费会员,60%作为支付公司经营费用、利润等。但秦某在实际经营中并未按照“消费积分奖励”模式运作公司,而是以巨额奖励为诱饵,采取 “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向会员非法集资,即某公司会员在未到加盟商家消费的情况下,直接用现金购买积分(一元一分),填写虚假的积分记点单,某公司按照会员购买积分情况,向会员进行奖励。具体奖励方式是:会员用现金直接购买200分为一个兑奖权,兑奖权形成后,要求会员从第一个月开始至第十七个月内,每月购买积分不少于40元,公司从第三个月开始隔月向会员返还奖励款,第十七个月时返还一个兑奖权的7.5倍即1500元,获兑奖权越多,得奖励款越多。至2015年11月,某公司共发展会员1926人,非法集资46 152元,其中35 000元用于公司各项费用,余款11 152元。

同年9月,被告人宋某、金某获知某公司“消费积分奖励”模式后,共谋开办同样经营方式的公司。同年11月,宋某化名孔某,虚假出资成立了某省世纪缘商贸有限公司。由于该公司发展会员较少,不久即无法经营。

同年11月,被告人秦某得知某省有一家与某公司运作方式相同的公司出现了会员积分后不能返款的情况,意识到以后某公司资金链会出现问题,公司发展没有前途,遂产生注销公司的想法。不久,被告人宋某、金某得知某公司情况后,认为该公司已有会员1000余人和一定数量的集资款,收购自营会有利可图,即找秦某商谈收购某公司的事宜。秦某遂决定将某公司转让给宋某,并与宋某达成了转让公司协议,郝出资2万元收购了某公司。协议签订后,被告人宋某、金某接收了秦某经营期间某公司所有的会员集资资料以及11152元的余款。为逃避法律责任,宋某决定不担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让被告人王磊充任。为掩人耳目,宋某又让王磊更名叫王森皓,并要求王磊不能把真实身份告诉任何人。此后,宋某担任某公司总经理,实际控制公司整体经营,金某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主管集资等业务事项。在宋某、金某等人运作下,某公司利用电视、报纸等媒体,大肆对外宣传某公司以“消费积分奖励”模式经营,但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宋某、金某并未按照所宣传的“消费积分奖励”模式经营公司,而是通过对被告人戴某、孙某等某公司商务主管、商务代表进行授课等方式,明示或暗示采取“现金积分奖励”模式进行集资。某公司商务主管、商务代表为获取公司允诺的高额提成,以公司承诺高额回报为诱饵,在社会上大量宣传“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吸引公司加盟会员直接用现金购买积分,并按宋某要求,让会员将购买积分的现金直接存入宋某以个人名义开立的银行账户。被告人宋某、金某在非法集资过程中,隐瞒某公司采用“现金积分奖励”方式迟早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事实,采用将加入某公司新会员的投资款作为给老会员的奖励款,兑付公司向会员承诺的高于投资款数倍的高额奖励。为对外造成某公司有经营实体的虚假形象以提升会员对公司实力的认可,在宋某的运作下,将与其公司无任何实际关系的加盟商家户县怡馨园超市更名为户县某超市。

被告人秦某明知某公司采取的“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存在最终资金链断掉的后果,在将公司转让给宋某和金某后,为得到宋某承诺的公司13%股权,仍继续留在某公司,协助宋某、金某稳定公司的原有会员,2015年春节过后才离开公司。被告詹某加入某公司并成为副总经理后,为获得宋某承诺的20%公司股权,明知某公司实际采取“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进行非法集资,仍积极负责会员资料统计、集资款、返利款的电脑输录及计算工作。被告人古某知某公司实际采取“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进行非法集资,仍积极负责公司网上银行给会员、商务代表等发放奖励款、提成款等工作。被告人孙某、戴某经人介绍加入某公司后,积极宣传“现金积分奖励”模式,为某公司发展加盟会员,并授意会员采取“现金积分奖励”模式进行集资,成为某公司的业务骨干,其中孙某获利30余万元,戴某获利25万余元。被告人丁某在2015年6月成为某公司会员后,积极向他人宣传“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发展加盟会员约30人,获利2万余元,并于2015年9月被宋某任命为某公司副总经理,负责某公司宣传工作,协助宋某将某对外宣传“消费积分”并有虚假内容的手册重新修订后印刷。

自2015年9月起至2015年12月,被告人宋某、金某及秦某以某公司的名义共向35 428名会员累计非法集资86 043 376.85元,案发时造成会员集资款47 761 286元未能返还。为逃避金融管理机构监控,宋某将所有集资款分别存入用其本人身份证,或借用“周月玲”、“郝文斌”、“翁某”身份证,或冒用“高驿云”、“高凤山”、 “段晓春”、“肖连喜”的虚假身份证在某省、山西各地所开立的多个私人账户内,并在各账户间采用转账、提现等方式多次进行倒账,除支付会员集资本金约3800万元外,宋某将1192.32万元用于支付商务代表、商务主管高额提成和部分会员的高额奖励款;1000万元用于注册成立宋某、金某个人为股东的咸阳某公司;宋某奖励被告人金某100万元;用于给宋某个人及其妻购买住房和汽车39.2万余元;用于宋某妻子个人消费5万元;用于某公司经营费用130余万元

非法集资律师认为,被告人宋某、金某、秦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报注册资本所成立公司的名义,假借“消费积分奖励”经营形式,在公司无其它任何经营项目及收益的情况下,明知公司在支付高额提成款和高额奖励款后最终将无力返还会员集资款,仍主要采用“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至案发时,致巨额集资款不能返还,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且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予以惩处。

被告詹某、王磊、丁某及被告人孙某、戴某积极帮助宋某、金某、秦某实施集资诈骗犯罪,构成共犯,应依法予以惩处。

被告人翁某明知宋某已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仍将宋某犯罪所得赃款24.68万元从银行提现藏匿并花费,其行为已构成窝藏赃物罪。被告人宋某提起犯意,出资收购虚假出资成立的某公司并由其个人实际控制,在明知其公司最终无实际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向公司商务主管、商务代表等传授“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并用其个人账户收取会员集资款后大量转存至其利用虚假身份开立的其余个人账户内,由其独自掌控,除支付部分会员的集资本金外,用于支付公司中介人员的高额提成款、部分会员的高额奖励款以及公司经营费用、成立私人公司、个人消费等,至案发时造成巨额会员集资款未能返还,其在犯罪过程中起组织、策划作用,系主犯,依法应予惩处。

被告人金某明知“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最终会造成大量集资款无法返还的后果,仍协助宋某收购某公司并主管吸收会员和集资业务,向商务主管和商务代表等传授“现金积分奖励”模式,且个人获巨额犯罪所得,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予惩处。

被告人秦某明知“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违法,且最终无力返还会员集资款的情况下,仍将其虚假出资成立并采用“现金积分奖励”模式经营的某公司转让与宋某,同时为获得转让款,仍继续留在某公司协助宋某、金某等稳定原有集资会员,其在共同集资诈骗犯罪中起较大作用,系主犯,但其能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且参与共同集资诈骗犯罪时间较短,可依法从轻处罚。

被告詹某明知宋某、金某等人“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会出现无力返还会员集资款的后果,仍担任某公司副总经理并负责统计集资会员资料和集资返款数额的计算工作,为宋某、金某等人实施集资诈骗犯罪提供了帮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其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并能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整理本案相关数据,认罪态度好,可依法减轻处罚。被告人古某知宋某、金某等人“现金积分奖励”经营模式会出现无力返还会员集资款的后果,仍担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负责向集资会员支付奖励款和提成款等,为宋某、金某等人实施集资诈骗犯罪提供了帮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其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可依法减轻处罚。

被告人丁某积极为某公司发展会员并传授“现金积分奖励”模式,获利后又加入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协助宋某等人印刷公司宣传资料及开办超市等,为宋某、金某等人实施集资诈骗犯罪提供了帮助,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在案发后退赔部分赃款,依法可减轻处罚。

被告人孙某、戴某向某公司会员传授“现金积分奖励”模式,帮助宋某、金某等人吸收会员进行非法集资,其在集资诈骗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均系从犯,且孙某积极退赔部分赃款,认罪态度好,依法可减轻处罚。

被告人翁某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且能退缴部分赃款,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上一篇:集资诈骗罪的罪状为何?
下一篇:集资诈骗罪与民间借贷行为的区别

集资诈骗罪 抢劫罪 非法经营罪 诈骗罪 毒品犯罪
贪污罪 受贿罪 交通肇事罪 绑架罪 聚众斗殴罪
故意伤害罪 走私罪 行贿罪 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 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罪